78

在讨论女权的时候 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权利是什么 权利不是权力 因为一个女人没有能力去维护她的尊严 当她变强大了 她就不像个女的了 男权的权是权力 因为它不需要维护 只要行使就可以了 男权和女权的权不是一回事


喝高的意思就是看见的东西都在往下走
因为自己在飞升


雨从很高的地方落下来
很高很高很高
如果人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
就死了
所以
雨也死了
它们约好一起去死
很多很多的多雨
约好
一起去死
我想和他们说话
但他们已经死了
流啊流


有的事一定发生 比如死
但是死又一定不会发生
因为和死的那个人无关


失语就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如果面对虚空 你要说什么呢
以人体并不能达到宇宙的边界
因为宇宙的边界就是意识消失的地方
在意识消失的地方之外还有不能感知的存在 但那些与宇宙无关


汝裹霉友仁题擤 姨硌仁舅汇亿执乙围塌市各壬



小的意思就是两个人背靠背靠在一面墙上
一个人在屋里 一个在屋外
大的意思就是外面那个人进门了 里面的人在门口看那个人进来
中的意思就是有一个人盖一个被子 露出头和脚
海的意思是 三个兄妹在屋子外面 妈妈在屋里
云的意思是 两个人爬到了山顶 并排躺着看天
天的意思是 那个人进了一道门 里面还有一道门 屋里的人就在另一道门里看他进门
兲的意思是 王八
王的意思是 井盖的一部分
八的意思是 叉着腿站着的两条腿
人的意思是 憋不住了 要上厕所小便
便的意思是 换人
小便的意思是 墙外面的那个人换了


才知道google实现了sha1的碰撞,
两个md5值不一样的pdf,sha1值是一样的,神奇的是两个pdf都能打开,内容都一样,但颜色不一样
证明sha1是色盲


匿名是一个荒谬的事 有个老总说 我的微信上从来只发工作的事 其他任何事都不发 因为他担心任何他的想法都会被用来评判他的公司 这个公司也不是他的 他也只是打工
如果一个人怎么样 就表示他的公司 他的单位 他的家庭 他的团队 他的朋友 他所有有关的一切都是可疑的
这种思考方式大概是傻逼的一个专有属性 但其实这种事很多 经常会有人写些其人其事的文章 假如一个人干过一个恶心事 那么他整个人都是可疑的
所以有的人可以一竿子打死 有的人千万不能碰一下 好像一碰就化了


人不应该去抵制转基因 而应该进化成可以随便吃转基因 进化成全世界人都长成奇形怪状只能活十年 但是转基因人吃转基因一样可以活一百年二百年三百年 死了泡在酒精里接上电线意识还能和电脑连网 人不应该环保 而是把世界变成垃圾场和地狱 然后把自己变成蛆和蟑螂 人不应该有思想和逻辑上的限制 而应让一切存在的都翻在外面 所有保护都是想当然地一厢情愿 弱者无论如何都将在自我欺骗中灭绝


1998年再过一年是1999年
有一个国家废除了所有语言
所有人都只会说这一句话
1998年再过一年是1999年
这句话什么意思都没有
因为这个国家的人都是猪
每天都有若干头被抓走杀死


拍死蚊子是特别美好的事
19点是7点 17点是5点
18点是6点 16点是4点
所以记不清到底是19点还是9点还是7点还是5点 也记不清到底是18点还是8点还是4点
这就是二十四小时制或者十二进制的混乱
但不知道人为什么不能用十小时制而非要用12小时 为什么有十二小时还要再来个二十四小时制 这是不是脑子抽了


越过政治道德文化之类的 才能看到人 比如说饥荒时易子而食 其实什么原因 是否易子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人类是一种会吃同类的动物 这是一个冷现实 以此为基础 所以现实中会有有血缘关系而相残的事


阎连科的长篇《速求共眠——我与生活的一段非虚构》,是一部很不错的作家写小说的小说。
因为以小说体裁的名义来写,不能苛求事件真实与否,是否真是非虚构。
可以用一段话概括这个长篇:作家在突破写作的界限——真实的界限和写法的界限。
真实的界限是指这个作品可以理解为实有其事,也可以理确为全盘虚构。但这两种解读并不能带来迥异的阅读体验。这是小说表达的一种很好的状态,一种入迷的状态,可以混淆真实和虚构。说白了,一看就是瞎编的东西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但是小说里有些内容,比如阎连科给李静打电话,李静的有些夸张突兀的回复,就有些让人觉得很离谱的内容。可以说是令人迷惑。而后面的蒋方舟转述李静对阎连科的态度,又可以解释李静这一回应的原因。李静的复杂就是这么隐晦的方式表达出来的。并不是一眼看透的。
其实说起来,不是一眼看透,叙述的圈套,应该是小说家的招牌动作。可是现在的阅读,基本上已经是浅阅读快餐接受的格局了,有些圈套有些像屠龙之技,这大概也是作者在收获公号里写的创作谈提到的一些信息。
阎连科装神弄鬼的说法有些偏,因为个人表达风格不同,其实重要的是先确定作者表达了什么,而不是以方式和形式来否定作品。
这篇小说表达的内容很集中,虽然涉及到很复杂的人心和社会现象,它的核心就只是一种隔离,而且具体到,小说写作的隔离。因为这篇小说的核心就是一篇小说,一篇小说的写作过程,这个过程里涉及了成文及传播的诸多因素,也有欲望和妄想的强大干扰。所有这些干扰进入到对小说人物和情节的呈现中,表达出来的东西就已经超出了还原李撞和李静人物关系的层面。所以一个明明是要写事件的小说,里面被赋与了大量的扭曲,这种扭曲是超出事件本身的。当年余华第七天写出来时,也是这样一种状态,一个作品被喧嚣淹没,成为阅读市场上的一片随波起伏的落叶,而几乎不会有读者真正关心一篇小说为什么写成那样一种形态。《速求共眠》实际就是还原了这样一个扭曲作品的诞生过程,用曾经流行的一种评价话语,一篇小说成为了小说的主角。
它从形成之初就是隔离的,与接受者隔离,与写作者隔离,作为小说,它与小说也是隔离的,它不是作为小说而出生的。
这种扭曲是写作令人感到虚无的根源。无论作者还是读者,小说不再有小说的意义。而小说之意义是什么,最后其实只能以小林一茶的俳句去解释,我觉得这个解释很明白,不能再明白,我名一茶,所以重生,而欲望无限之长。
说白了,我写小说,所以生命有便有意义,如同重生,而重生是出生,是所有混乱和虚无的开端。
在这样一种理解上,真实的界限,其实远不是说这个关于阎连科和顾长卫蒋方舟的故事是否是真是假,又有什么所谓,李撞和李静是否是真是假,有多少杜撰,又有什么所谓,仅限于此的真实,和小林一茶的俳句没什么关联,反而托大。
那么,表达的界限又有什么所谓,是否是黑色幽默或是传统写法,甚至写法本身也必然已经成为这篇小说的一部分,就是说小说的写法也是小说角色的一部分,我们必然要接受一个小说中的阎连科以他的小说写法来叙述一个压抑的故事,这才是完整的。换句话说,虽名为阎连科,但小说作者连同表达方式都已彻底隐去,如同传说的日本忍术,忍者本人已遁走,唤出一个假的替身,一刀砍下去,化为烟雾,全是空。
所以这篇小说与其说有所指,不如说是一部彻底的文本实验。就如李撞杀人前要试刀,试我的虚构之刃是否尚利。但未必真有要杀之人。
刊物后记中评论者所说的度的问题,希望出版人斟酌的问题,是善人之心,其实作为小说来说,有什么善恶和度还要考虑的,就什么都不要写了。


当觉得一个东西特别假的时候 就希望后面有个情节反转 把前面的假冒伪劣全都推翻


头疼


柯本自杀 因为对他来说 自杀是高频发生事件 这种人自杀不死也会再来很多次 因为他选的一枪打死自己
相反 加缪讨论了一本书也不会死成 所以赶紧撞死他算了 太费劲


如果上帝认真地说 你可以看一件你看不到的事
你一定会说不想看 因为不相信


写了一万字的小说,点叉的时候,电脑问,要保存文档吗
这时候一定要点否
因为你点了保存,这个小说就会发到外星球,你死后意识会被捕捉到外星球,没有别的事儿干,就把自己保存过的小说读九千万亿遍,读少了不行,读多了要重新读九千万亿遍,确保正好是九千万亿遍,然后就可以让意识重新回到地球
所以如果不是超级自恋和自虐 就不要写小说
至于已经保存过的 九千万亿遍 一遍不准多 也不准少
那里有两个法官专门看着别人干这件事 一个是普鲁斯特 一个是乔伊斯 看人是兼职,他俩主业是读自己的小说
然后有一个特殊教室 那里面呆着的 都是中国写网络类型小说的


余华活着的第一页不知道被编辑改了多少字,也许是重写了


睡下去 醒过来 不断重复


最该扔的书
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和芬尼根守灵夜,还是翻译的,
因为看不下去的书都该扔,谁能看下去自己留着
同理,所有文学刊物都可以烧了


文学界的笑话
一群写了一辈子的作家 纠结着一群老爷子是否承认他取得了终身成就
文学界的第二个笑话
一个人必须要写出一部长篇
文学界的第三个笑话
我一定要写得超过别人
文学界的第四个笑话
卖影视改编权
文学界的第五个笑话
腰封
笑话之六
文学


有个人星期一笑一次
星期二笑两次
星期六笑六次
其他日子不笑


午睡没睡好 从天上撕下一张天蓝色的纸


左小祖有一首歌;歌词是 那感觉如何
这首歌的创作背景是在西北大沙漠的一个荒废的小村子,有一口几近干涸的井
井水每天可以收集两碗,供三个人使用,
后来来了一场风沙,他们没有保护好那口井,风沙来了,就把井填了,已经不可能挖出来,于是几个人火速撤离了那个小村
那里有几句词是这样的,是当时绝望和幻觉的一个记录

像这山谷下的驴儿打滚,
青烟袅袅地在我的双腿间升腾,
像你屁股上吊着的水壶底那么大,
我已经听见了你的歌唱,
我想我听见了你在努力地笑。


看了这么久 才看到一篇好的小说 人能表达出的东西特别少


北大新开了一个专业,举报专业,有系统的举报预测发现举报方式方法的陪训,经过专业训练的学生不需要固定工作,每年都可以在全国各地发现举报材料,收入可观,


并非通透的就是通透的 并非精确的就是精确的


在这个世界上活了这么多年 说明这个世界还挺安全的


夏天快过完了


时音鉴是用音乐激活城市空间的形式感


一直练习徒手把平的蚊香片卷成筒形
现在已经非常熟练了


站前广场有个书店 高中每个月从学校回家时会去看看 在那里买过一本大学文学社编的书 作者里有两个人 一个叫扎西 一个叫汪洋 这俩人可能是编者吧 这本大学生文集里 他们俩每个人都发了近十篇文章 其他人多是一篇 有的两篇 写的是谈恋爱 大学生活 学生生活 随笔感受什么的 书可以推到小县城的高中 可见是有很大销量的了 其实写得都很一般 尤以扎西和汪洋文笔做作 反倒不如那些写学生日记的更简单直接一些 那时的另一种读物 是北大清华学生写的回忆 买过两本 一本是纯介绍学习经验 一本是高中回忆 当然是高中生活回忆那一本最好 可是如今全部忘光 如今能想起来的 仍然是那时候看王小波的黄金时代 还有鲁迅故事新编里的那些事 所以说 叙事文学这种东西 有的东西是没法记住的 有的是能记住的 就这点区别


死亡的梦不恐怖 是因为自己要求死
然后梦就满足了自己的要求
据说武士刀砍得好时
切面平齐 有破空之声


梦见被砍头 头掉了
然后没办法思考问题就醒了
醒之前身体觉得很困惑
想干点什么不知道怎么做
也不知道想干什么
梦见头掉了之后身体在感知
头的感知没有了


爱一个人就是爱一个人 恨一个人就是恨一个人 没有更清楚的事 不然就是一团浆糊
比如恨一个所谓领导 还要觉得他有贡献 功过几分什么的狗屁 应该先把一个人砍死 再告诉大家 他身上还有百分之九十的细胞和器官都是活的


有一天我头发三十公分长 我就把它做成扫把头 全都竖起来 这样我就身高两米 可以去打篮球了


文学刊物属于18禁


伏天有凉风


不确定的线索比确定的线索更真实


神技不属于人类
属于人的都是重复叹息咕哝天黑了吃包子去北京没有好吃的包子哪里的包子都不好吃没有好吃的东西因为肚子疼


列侬死了之后
他留下了很多东西
都不再有主人
现在能听到他唱歌
他已经死了
所有人都会死掉
最想忘掉他的人最爱他



水流量变小了


有时候我在单位接快递 有时候在家接快递 有的是我的快递 有的不是我的 在这件事上 为什么要区分在哪里 是谁的不是谁的呢


抓紧时间吃一块巧克力


虽然偷小黄车很恶心 但看到人家门口停的小黄车 会觉得 这是人家的车 不要去偷


魔术的本质是暴力 在一瞬间改变形态 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


自行车修一修


一篇小说两个月前读过两三遍,现在看见题目完全不记得写的是什么,是白读了,还是白写了。
反正是白,应该出个杂志,叫白小说,白读或者白写的。对应一本杂志,叫黑小说,就是专门用来黑小说和小说家的。


一百年开始和结束的时候都没有我 在另一个一百年里也没有我 我被囚禁在一个很小很小的屋子里 屋子外面有学钢琴的声音 屋子里面有一个显示十二小时的钟在走


听一个歌单,醒来发现八首断片了,算了一下,睡了二十八分钟。很开心


不要苛求服务人员的素质和态度 他们本来就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 或者他们很知道自己干的活毫无意义


当你向一个人无论真心与否地肯定他的善意时,他便无善意可言


一切都很完美的时候 有一个杀手会出现
杀手的名字叫李长福


同学聚会的意思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人要像志愿者一样活着
如果有人想当总统,就给他投票
如果两个人都想当,就给最傻的那个投票
因为人不需要当总统


死亡证明有最大权限,可以直接无视任何密码和授权进行提现


邮政储蓄不倒闭,是因为它早就想倒闭了,因为倒闭手绪太麻烦,实在没有实力去倒闭


宇宙不是要去的地方 而是所在的地方
所在的地方是由不了解的东西组成的
了解的东西构成的都是假象


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相关词条
这本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循环解释空洞无物的书,怎么卖得这么猖獗。
结婚:男子和女子经过合法手绪结合成为夫妻。
夫妻:丈夫和妻子。
丈夫:男女两人结婚后,男子是女子的丈夫。
妻子:男女两人结婚后,女子是男子的妻子。
男:跟女相对。
女:跟男相对。
婚姻:结婚的事;因结婚而产生的夫妻关系。
婚姻法:规定有关婚姻和家庭制度的法律。
家庭:以婚姻和血统关系为基础的社会单位。
社会:泛指由于共同物质条件而互相联系起来的人群。
爱:对人或事物有很深的感情。
感情:对人或事物关切,喜爱的心情。
心情:感情状态。
喜爱:对人或事物有好感或感兴趣。


敲不碎这个世界是因为锤子不在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的锤子都是软的 这个世界上硬的东西本质上都是软的


云经过时没有声音


耳鸣是最大的底噪


看了一点私房猫的动画 一点儿也不觉得可爱 因为有猫 所以想 一个人要多恨家里的动植物才会养一只猫呢 完全没有智商的动物 吐一百遍也不知道什么东西是不能吃的 人应该养鱼和乌龟


芦荟汁在手上干了后闻起来有柳树叶的苦味


不平等是人的需求


在乌托邦世界里,没有网络公司,全世界分散有很多服务器,这些服务器由志愿者管理,乌托邦不存在私人财产和隐私的问题,如果还有隐私,就不是乌托邦了
但乌托邦为了解决人对隐私的需求,给他们造了一个星球,把这些人以灵魂的方式传输到那个星球上,由于他们不用对生命负责,可以在那个星球上胡来,
但是乌托邦人的本能使他们既使面对一个无目的的生存境遇,也会莫名其妙尊守一些准规,
总之,很多事都超出了想象,但也没超出想象,因为在精确计算下,这个星球会在发生对乌托邦有致命影响的事件前毁灭,而后所有灵魂会被收回,按个人意愿选择是否进入另一个有隐私的星球


happy birthday


音箱坏了
青蛙王子的故事是这样的,公主亲了一下青蛙,青蛙不是变回王子,而是死了
因为故事结束的意思就是死了的意思


木质的声音很感人,让人想到那些树死掉了,现在听到它脱水后震动的声音


有一家店生产一种时间倒转的钟,时间是反过来走的,每天十二点的时候是准的,其他时间都不准。这个钟本来就不是看时间用的,可是钟的作用就是用来看时间。倒转钟是为了看一件事发生前是什么样子。另一种说法是,倒转钟是为了说明事情是发生在过去。所以人看这个钟时,就不会觉得自己离结果越来越近,而是离原因越来越近。


对于机器人智能的幻觉,可能就像三等分角一样,高中生都会觉得这么简单的事一定能做到,可是下棋这件事根本称不上智能,因为没有一个棋手可以在脑子里存上海量棋局精确记忆到每一步,大数据判断没有创造力,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机器人没有情感,它一定要有目的做一件事才有它存在的意义,而一个人生下来并没有目的


底噪是一种特别美好的沙沙声 就像阳光里的灰尘


抽烟没有瘾,喝酒没有瘾,打游戏没有瘾,干什么都没有瘾。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所以我就是那种慎交之人,离我越远越好


人真的很难放弃对一件事的期待,真不知道那些因为学习很差不得不放弃的孩子是不是经过痛苦,还是说己经麻木地接受了
也许每天被老师否定被家长否定再加上自我否定,就不会觉得痛苦,只要真心觉得自己很烂,就不会因为放弃而痛苦
所以那些跳楼的都是学习好而发挥不好的,而不是退学生,这样说是不是有些歧视人了,那么就是无论什么理由,放弃都会痛苦,都会因为莫名的压抑而寻找发泄的对象,事实上,无论那个对象是好是坏,都是虚幻如灯影般的存在
执着的人都是在灯影的迷宫里耗尽了生命


过去有一个成语,风华绝代,
人的沟通问题有时就出现在这些成语上,因为风华绝代,按通用的解释,是表示很非凡的一种人,可是学会这个词的时候,我们都会把它用在自己周围的人或者自己身上,
于是,这个成语的意义就完全变了,它变成一种怀旧的情感
甚至怀旧本身的意义也会改变,它并不表示很久远的事物
词义的流动,造成表达的不确定,也使得表达富有流动之美
所有僵化的东西都注定会消失


人都是一拨一拨的,女娲造人时,先捏得很认真,就是精英,后来就拿根藤条沾上泥乱甩,就是庸众,其实没有这种区分。凑和人编凑和故事,这个传说太粗制滥造了


每天到接近中午时,才隐约想起晚上做过什么梦,好像有一个地方变得越来越熟悉


曾在手机上装过爱丽丝的精神审判的文字推理游戏,进行到第七章时,遭遇到很多次强行退出bug,后来就没有继续下去。推理是一种并不是每次都有严密逻辑告诉你应该去哪里去找什么线索的事,常常要靠直觉和运气,当有了一点看似无关的新线索,旧的铁板一块的事实也会出现缝隙。然后很幸运的通过了第七章,因为只要中途断掉了,就要从头开始花很长时间。之所以过了几个月都没有把这个游戏删掉,是因为很好奇结局是什么。到底哪些是真实的虚假的,或者整个故事都是虚无的。


有一种动物叫321,它是由多种具有变换色彩、臌胀、断肢、喷墨、听话、敏捷、会飞、会说话、易繁殖、叫声大等特点的动物转基因杂交而成的,这里面还有一部分人的基因,321之所以叫321,是因为它们最后会说321,然后就会像烟花一样在空中爆炸,产生不同的死亡效果。由于321的生产成本非常低,又环保,后来普遍代替了烟花。每到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大量购入这种动物,他们装在行礼箱里,也可以上飞机,因为它们真的很听话。等到要放烟花的时候,就把它们放到天上集体自杀。后来春晚倒数的时候,主持人都不说321了,数到4就完事,321都是由321们集体数,数完就在现场自杀,春晚用到的321,又加入了一些有香味的动物的基因,所以现场效果非场美好。至于还有一些场合用到的,比如加入了一些迷幻基因的,或者催情基因的,有时候会被当成违禁品,但是因为它们的确太容易繁殖,已经无法立法管理,只能让他们满世界乱飞了。另外,如果你走在路上,看到某个人在倒数321,就要小心,它不一定真的是人。


地狱里不热闹,没有火湖,没有魔鬼,有的是几乎什么都看不清的灰色大雾,在那里不管想找什么东西什么人都是找不到的,能听到的是隐隐约约的正弦波噪声,听不出声音的来源和方位,所有东西摸上去都是松软塌陷的,空气里有一种微微呛人的粉尘,让人觉得每呼吸一下都把更多噪声吸了进去,可实际上人在地狱里是没有呼吸的,所有一切像福尔马林浸泡尸体一样,人浸泡在地狱里,有微弱的感受和痛苦,有破碎不成形的记忆


梦见强暴了一个人偶,人偶是有生命的,准确说是半有生命的,非死非活


有一种智慧生命,他们活得特别长,大概有几百万年吧或者更长,已经发展到近乎完美的程度,后来他们开始发展自己的语言,一种极复杂的语言。每一句话都要把这句话里涉及到的语素和语法和词义做具体的分析说明,以确保他们说的是自己想说的话,这件事当然是不可能绝对做到的,但是他们在语言里赋与了某种人类语言没有的原素,类似一种常量或魔法一类的东西,使他们的表述达到了精确的程度,这件事使这种生命感到快乐,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生命变短了,而且觉得自己特别的无知,无知使他们感到快乐,他们到后来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话那么啰嗦了,直到表达退化为本能,这种智慧生命也变成了无智生物


如果你每天念咒语,就会有奇迹发生,奇迹就是你每天都念咒语


有一次我在北京的大雨中见到两只狮子 是石头做的


从现在开始,我会连续倒霉七年
七年里,这个星球上会有8亿个小孩出生,不会有一个中老年和青年出生,会有4亿任何年龄的人死掉,有一百个物种在地球上消失
七年后,我还活着


应该在脑门上装一个感应器,风一吹视网膜上就出现当前温度,湿度,风速,海拔高度,经纬度,血压,心跳,血糖,血脂,骨密度,白血球红血球,肝功,是否感染狂犬病和艾滋病,性别,身高体重体脂,瞬时智商指数,汇率,股指,今日头条,世界人口总数,剩余物种数量,正在灭绝物种,穿衣指数,近视度数,特价商品


所以宇宙本身是混乱的,而混乱的被分类为宿命,正如收拾不明白的东西堆在一起,占据了大量的空间
因为放弃选择也是一种选择,随波逐流的意思就是做随手可做的事,用一点点力量形成不可逆转的大的势能
他人是地狱并不是说那些有强大行动力的人,而是灰色的沉默者


平行宇宙的想法来自多次失败的尝试,这是科幻小说的一种定式。它通过确认一种愿望达成的结局来使很多失败的结局都变成可接受,在这类科幻作品里通常存在的台词或潜台词是,everything will be ok,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的。
所有可能都同时存在,而你经历的现实,恰好就是一种消除所有其他可能的存在。这样的世界有无数,一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没有任何相似,你的世界看似有些必然或纯属偶然,
这就是自由意志渺小,也是确定的地方,人的每一个意识都使他的世界区别于任何可能的世界,这是人自己选择的,有人不知道自己选择了什么,但其实没有宿命,所有的选择都是他自己做出来的,没有任何宿命和超自然力的参与


一看书就要睡觉
写作是要让人看了不费劲,看书是要费劲看明白对方要写什么
所以读写都是平等的


不太记得巴恩斯的终结感小说写了什么故事,结尾好像更明确一些,
我觉得那是一个不被原谅的人
电影可能不太一样,都被温和地谅解了,不那么尖锐
可是温和的谅解不就是一种彻底的否定吗,因为他不值得被记住


他将书摺了,留在袖中,却又软款唐僧道:“师父,我也是跟你一场,又蒙菩萨指教,今日半途而废,不曾成得功果,你请坐,受我一拜,我也去得放心。”唐僧转回身不睬,口里唧唧哝哝的道:“我是个好和尚,不受你歹人的礼!”


手机一直在震动,是别人的手机,好像在做梦
在厕所里,雨果说,眼睛看不到处,精神可到。
其实精神哪也到不了,精神被身体囚禁,所以才有渴望,精神离开身体的人是行尸走肉,


技术是好的,技术的问题在于人不是好的
然而技术是人创造的,所以它也是恶的一部分
所以恶是好的,所以人也是好的


小说里看到一句话,有人大喊,国家存在吗?
醒了一下,再一看,国存在家吗?
不在家,他家破人亡了


人并没有什么可扔的,因为即使是自己所有的东西,也和自己无关,


在健身房里觉得自己像一个疯子,感觉就只有我一个人打了鸡血。如果能年轻二十岁就好了,再年轻二十岁,再年轻二十岁,就当从来没来过这个世界


艾略特说,四月最残忍,他不是要说哪个月更残忍。他只是说,冬天过去了。你的两臂抱满,你的头发是湿的,
我说不出话来,两眼看不见,我
不生也不死,什么也不知道,
看进光的中心,那一片沉寂。
荒凉而空虚是那大海。
不知道这是谁翻译的,翻得好差啊
不知道原文怎么写的,大概就是写一个人刚洗完头抱着胳膊吧,但是那只是一种幻象,后面是沉寂无边的大海,也是幻象


知了都出来了


天空的存在,因为永远是空的


强迫症分两种,一种是有规律强迫症,一种是无规律强迫症,更纯粹的是无规律强迫症,因为他把无规律也变成有规律了


用textpattern重新改写了一个网站,现在可以往上面添文章了,但也不知道要添什么,其实网站最大的麻烦就是html和css这些东西,因为要调试,不停调试,最后我又有强迫症,一定要在w3验证下没有错才可以,
textpattern好在,不像wordpress之类,做站要从肿删到瘦,tp的好处在于,是从无到有,它上来就是空白页,又可以让每个分类调用不同的模板和样式,这是wp很难做到的,会吐血,而tp天生就会干这个
而且很快,大概是最好的cms系统了吧,而且除了图所有东西都存在数据库里,改模板什么的也不需要上传这样麻烦,而且,反正就这样吧


有时候凑巧做出最好的效果,再怎么调都调不出更好看的颜色和比例。这让人觉得所谓的努力和准备什么的,都是没用的。没用的


希望和绝望就像五颜六色的流光,在这流光中的,一定是神经病


每次换乘都赶上地铁正好开走,而不是心理意义上的总记得错过地铁,这不是运气问题,而是地铁设计的问题,但不知道它是怎么设计的,可能不用设计就自然是这个结果吧,所以决定再主动放走一班车


一个三十年代生的老人发来稿子,要求给回复,我说,你写的不是小说。这么简单就好了,我还要说,你写的人都很有价值,我不知道是谁给我的压力让我这么和他说话


川菜有什么好吃的呢,放那么多辣椒和油,想吃点肉和菜一会儿就扒拉没了,再说辣椒放一堆也不辣,花椒也不麻,还死咸,觉得世界上最好吃的就是煮老玉米了,


有一种工作叫作专业校对,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发现,明明看着很顺溜的文章,怎么全都是错别字和语法错误
有时候我觉得校对是特别有优越感的职业,很枯燥,但所有专业校对都可以嘲笑编辑,虽然他们可以很有礼貌地说,咱们干的活不一样,但是,去他妈的,瞧不起是好的,但有礼貌是坏,政治正确更坏,让我审核是不是政治正确,我觉得政治俩字都没写错,但是原文里没有这俩字,从哪圈来的,我就是看不出错别字,要是觉得不行就开除拉倒



我姥爷以前是给人修鞋的,修了一辈子的鞋,晚上还把鞋带回家来修,他每天喝酒,后来我姥姥先死了,他一个人活得很不好,每天都在昏睡,有一次在我家喝多,睡在热炕头,腿上烫出一个巨大的水泡,有一年他给一个年轻人修破鞋,修鞋大概一块钱,年轻人给了他一百元,他找了九十九,可是那一百元是假的,我姥爷拿给我们看,那个钱并不是假的一百元,而是假的十元,那个时候我姥姥已经没有了,我现在觉得他会被骗,是因为很多事他都已经不走脑子了,到我家后呢,他就一直在睡觉,有一次家里刚孵的小鸡都被烫死了,是他没看好,我妈骂我,其实我根本没在管小鸡,我也不知道小鸡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很生气,就离家出走,所以他那时候已经胡涂到小鸡在眼前被烫死都不知道了,他每天背修鞋的机器翻几里山路,去一个大商店门口一坐一天,一辈子很多时间,他除了种地,就是做这件事


飞机正常停下来了,日常的不幸遭遇又多了一次


晚了几分钟没有办成登机,花一千块钱改签,总是在所有可能出状况的地方毫无疑虑的出状况。中国人总是喜欢送礼物表示热情,不但送一份,还要多带几份回去给他们见不到的好友,真想全扔了,不知道很重吗。喝酒的时候,告诉我,不要真喝,这边的人喝酒都是假的,很会劝酒,劝倒你他们就高兴了。我说好啊,我喝倒了,他们高兴,不是很好吗。反正我也不在乎他们任何一个。何必让他们不高兴呢。又告诉说,那些喝酒的,会喝下去,趁不注意又用纸巾擦掉,当时听到这句话时,我想到一些比如用卫生巾擦掉经血或者之类的形象。又告诉我,你喝得那么不保留,让我很没有面子。喝酒喝成这样,生有何恋呢。不要告诉我有多敏感,不要和我说薄的话还要提心吊胆好像我是哪里来的会举报你吗。告诉他们,尊重自己写的东西,不要浪费生命,不要天天想着发表,不要自己在干什么都不知道。没有办法控制在所有人面前告诉他们那些彻底否定的话,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因为不需要控制,最后只是说,付出和伤害是最难的事,是最大的善意。你们不配。


从前有个男的,他在地里种了一些菜,菜长得很好很好很好,他每天都很开心,有一天早上,他发现菜被猪给踩了,他就做了个栅栏挡猪,但是猪知道这里有菜,又来踩,还把栅栏给拱翻了,这个男的很生气,他拿了一把刀守在菜地边上,想等猪再来了就杀了猪,他就等啊等,等到天快亮了,猪都没有来,他睡了一个白天,第三天又在等猪,又等了一晚上,猪还是没有来,这个男人一直等到了冬天,天特别冷,地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种的了,猪来了也没有什么可以再破坏的了,他就决定把作息时间调回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那天晚上他睡得不是特别好,外面下了很大的雪,后来雪停了,猪来了,在他的地上蹦了很多来回,这个男的起床后,看到外面白白的雪,平平展展的,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后来他来到他的菜地,发现菜地里的雪全被猪给踩翻了,猪还拉了屎在上面


每年除夕晚上,都有一个程序,叫给祖宗磕头,将来我也会变成祖宗,如果我有法力的话,我就让所有给我磕头的一辈子倒霉,从某种逻辑上说,祖宗是一个永恒的称谓,假如未来你变成祖宗了,现在你也是个祖宗,所以现在你给祖宗磕头的话,就是给未来的自己磕头,这就像是自慰,所以说我要让所有给祖宗磕头的人倒霉,这里面也有我自己,所以我自己就必须一辈子倒霉,所以证明我是有法力的


从前有一个男的,有一天他在路上走,捡了一块石头,他把石头带回家,心想,我捡这个石头干什么呢?
这个问题干扰了他很长时间,因为那不是一块平常的石头,不然他不会捡,但其实又只是一块平常的石头,
后来他捡了很多块类似的石头,堆在一个盆子里,有时候他给盆子装满热水,然后就在里面踩着石头烫脚。